新闻与社会

魏则西与陈仲伟,中国医患何去何从?

gallery112014112412405171832

这段时间发生了几件事,让很多事情都被牵扯进来,而处在舆论风暴的核心,则是两个名字“魏则西”“陈仲伟”,而与之相应的是,前者是患者,后者是医生。中国的医患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阵暴风雨,而它的下方,是这片被摧残殆尽的社会良心。

魏则西死亡真相

4月12日,年仅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而离世。他曾在西安的一家医院先后接受了4次化疗和25次放疗,但是效果并不理想。魏则西父母并未就此放弃,在北京某肿瘤医院医师的推荐下,通过央视和百度了解“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魏则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并被该医院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于是魏则西开始了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花费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未见好转。后来他又经过了其他多家医院的治疗,最后不幸离世。

魏则西的离世,是由于自身的严重疾病,在这悲歌之后,我们惋惜生命的脆弱。他的死,与百度无关,与莆田系无关,与中国医疗乱象无关,从他确诊那天开始,呼吸对于他来说,就是奢侈。

百度洗脱不了的罪责

被知乎网友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百度推广(竞价排名),再次引发了来自互联网各大社交平台的上网友的口诛笔伐。百度方面则首先澄清事实,还原真相,其次反省自身,提供证据,让有关部门进行审查,最后以温和的态度,抚恤逝者家属,支持维权。可以说,这是作为危机公关领域最合理最得体的处理方式,然而,网友并不买账,百度,仍然被钉在了中国互联网企业良心的耻辱柱上。

说百度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耻辱,并不为过。无论这家公司,曾经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做出过多大的贡献,但当它失去最基本的道德约束的时候,便成为耻辱。之所以确认百度的无耻,于情,百度依靠自身垄断式市场份额优势,推出竞价排名(这不为过),强迫企业购买该产品,如果不遵照执行,则将该企业相关产品从百度中人工屏蔽;于理,百度虽然提供免费的搜索服务,无论从版权上还是信息责任上,都规避了法律,而百度由于庞大的搜索用户,利用竞价排名等方式获得盈利,也就是说即使免费的服务也产生了最终的利润,那么百度就有责任对自己的产品质量负责,以搜索引擎、免费等幌子逃避责任的说法无法避免法律的制裁。

百度被推上舆论风口的重要原因是,百度在医疗领域的作为被世人所唾弃,首先是医疗领域竞价排名,据说50%以上都是莆田系医院所贡献,其次是出售多个与医疗领域相关的百度贴吧。百度的问题曝光过多次,但百度方面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刻检讨自己,没有做出实质性的策略调整,以至于这种事情继续频繁发生,则是对整个社会在职业道德上的坏榜样,甚至是一种唯利是图的社会道德破坏行为。

莆田系:公私医疗乱象

说起莆田系来,还有一点传奇色彩。莆田“先驱”“游医”全国,为各地贡献了各种与妇科、性病、整容、癣的牛皮癣广告,我还清晰的记得小学时候,学校在雷锋节组织学生们去大街小巷刮这些小广告的壮观场景。所谓莆田系,指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莆田人在全国各地开设私立医院,并逐步抱团形成一定的组织规模。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

首先,来痛诉一下莆田系医院的无耻与恶心。相信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听说过仁爱医院,没错,这就是莆田系医院。这类医院常常打着“让你放心去爱”的恶心广告,在社会上传播开放思想,它们的惯用伎俩是:通过广告塑造品牌,通过社会思想传播营造潜在用户数量,通过计谋实施用户生产,在这些用户产生之后及时的呈现在他们面前。以早期的性病来说,很多性病广告被贴在公共厕所,甚至一些旁边写着“在此小便死全家”的墙上。据一位人士回忆,那个时候广告贴出去没有人来看病,这可不行,于是想了一个办法,找患了性病的人给他钱,让他去嫖,这样就把性病传开了。这是在性病上,在打胎堕胎上,他们就通过发放免费的泄露安全套,以达到目的。在莆田系潜移默化的宣传下,国内随意性行为变得越来越普遍甚至完全被接受,整容整形也完全被接受。

其次,简单梳理莆田系医院和百度的关系。最早贴牛皮癣小广告,后来便逐渐演化为百度竞价排名。医疗领域大大小小的病,百度都设有关键词,谁出价高,搜索结果中带有“推广”字样的结果条目就会出现在所有结果的最前面,用户每点击一次,医院就要支付百度竞价时所挂的价格。但是莆田系总会曾不止一次的和百度叫板,具体可以阅读腾讯的这篇报道。在明面上,莆田总会打的口号是“不让医疗机构沦为互联网的打工仔”,百度反击的口号则是“对医疗行业竞价高门槛、严审查不动摇”,听上去都是义正言辞修为高尚。但实际上莆田总会的做法,是为了试图迫使百度降低医疗相关关键词的竞价(这就意味着这些关键词并非“竞价”,而是“定价”),而百度的回击,则是为了保证自己的现金流不出现缺口(莆田系医疗商占据中国民营医院的80%份额,2014年给百度贡献的收入超过100亿元)。

最后,我们再来谈公私医疗问题。

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背地里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我们要知道一个现象,就是公立医院将一些科室以承包的方式承包给私立医院。这就是我们要搞懂魏则西事件中非常关键的一个事实。这个事实,我们必须要问清楚以下几个问题:

  1. 什么是公立医院将科室承包出去?
  2. 为什么要承包出去?
  3. 承包给什么样的医疗机构?
  4. 导致了什么结果?
  5. 这种承包的形式到底存在什么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或许你可以看下这篇“漫画”,它“生动形象”地向你阐述了这些问题,甚至还引入了目前美国的一些医疗体系,让你可以对比了解中国与美国在医疗体系上的一些优劣。下面仅作简洁性的总结。

所谓公立医院承包科室,就是公立医院的某些挂牌科室,是其他机构的医生在看病,这些医生在编制上不属于这个医院,跟医院没有半毛钱关系。承包,就要收取租金,医院将科室承包给其他医疗机构后,只每年收取数额不菲的租金,其他一概不管,承租者自负盈亏。而承租者因为有了公立医院的牌子,看病也在公立医院给病人看,所以病人来源上就完全不用担心。那公立医院为什么要承包科室呢?主要的原因是医院为了节省在这些科室上面的投入,我国医疗卫生占国民收入的比例可以和教育行业相比,医生医院在资金上都捉襟见肘,但是作为公立医院,又必须满足能够解决老百姓的各种疾病需求,在资金、设备、管理有限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承包的形式外包给其他医疗机构,弥补了老百姓看病需求的不足。

这种承包制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医院科室完善,什么病都能看,连整形美容也能搞,坏处就是公私医院之间形成利益共同体,相互依存,庸医、乱收费、不看病只赚钱等现象出现的越来越频繁。

事发后,网民们这样总结:凡是你去看病的时候,对你爱理不理,态度恶劣,让你等让你排队,给你脸色,嫌你麻烦的,那都是正规的公立医院;而对你热情,服务周到,讲解精细,关怀备至, 斩钉截铁的告诉你一定有的治、肯定能治好、让你放心的,那一定是莆田系。

陈仲伟:医生行业光鲜外表下的悲剧

在魏则西事件之后,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陈仲伟的悲剧则让舆论戏剧性的发生了变化,甚至很多人分不清楚,现在到底应该骂谁,患者死了骂医院,医生死了骂患者,这让无数网民不得不把矛头指向了医患的另一面,那就是中国的医疗体制。

和魏则西相比,陈仲伟医生的死更加残忍而令人悲痛,他的死并非疾病,而是死于残杀。据称持刀杀害陈医生的凶手患有精神病,病史很长,比较戏剧性的是,凶手是陈20年前的口腔患者(陈已退休)。事发后,朋友圈开始铺满黑丝带,很多朋友以此表达对死者的哀悼,和对这类社会现象急需改变的殷切期望。有朋友转发道:为什么陈仲伟主任被杀害的消息在医疗界如此震撼,而在周围非医学相关的人则表示无感,或许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很有可能将会成为下一个魏则西,却永远不会成为下一个陈仲伟。

陈仲伟的死,和魏则西一样,与医疗本身也没有直接的关系,算不上医疗纠纷,更不能以此作为医患(医闹)问题的案例进行讨论。然而和魏则西一样,一个人的倒下,引发的是背后无数人的共鸣,陈仲伟之死,是医疗界的悲歌,是中国医学的末日,是医疗问题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广州大规模的悼念活动,人们或许不仅仅是为逝去的灵魂惋惜,更多的是对着混沌的医疗现状的焦虑,对自己医疗权利的悲观。

有人这样问道:为什么在这几年被报道的医生受害事件中,没有一个莆田系医生的身影,为什么受伤的都是小有名气的正规医院的医生?正是这样的问题,让很多人反思,为什么在人们心中显得权威、高高在上、捧着铁饭碗的医生这一职业,如今却那么的悲凉。

医生和其他很多职业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首先,需要有非常准确稳定的知识和经验,其他很多职业可以掌握基本方法,在遇到问题时,利用这些方法,推演出需要的知识,而医学知识不允许验证,开的药、下的刀,都不允许来第二遍。因此,医学专业的学生大部分都读到博士毕业才能进入医院工作,而临床相关专业的学制还比普通专业长。其他很多专业的学生可以在校园里享受学生时代的青涩,而医学的学生,大部分只能在校园里享受背书的哀伤。

其次,大多数医生天然有医患的条件反射,他们在遇到伤病情况时,会不自觉的去帮助解决,特别是在一些灾害、灾难的时候,冲在前面的除了解放军就是医生。近年来,医风日下的流言越来越多,逐渐被大家默认,认为如今的医生收红包、开贵药,唯利是图。但是真的去细数那些倒在手术室的医生,以及他们每天要看的病人的数量,就会发现,这是极累的一个职业,很多流言在网上疯传,而医生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反驳。对了,医院也是社会上少有的几种出科研成果的事业单位。

最后,医生的待遇普遍偏低。人们都说教师是灵魂的工程师,医生是生命的工程师,然而关乎生命和灵魂的这两种职业,却都属于体制类,工资处于拉低体制内工资水平的行列。很多医生收红包,是迫不得已,一方面是确实没钱,另一方面是不得不收。如果是医风日下,那么在商界、政界、其他界,不见得世风日上了多少。相对而言,医院出现事故的几率相对较低,而另一方面,就算出现医疗事故,也没有一个机制可以协调,医生在这些问题里面都处于弱势,很多情况下,医生不得不选择保守,不敢冒险。

谁为舆论负责?

在一个调查中发现,魏则西的主治医师“查无此人”。而在各大媒体,却都有这家医院,以及此人的报道,这些媒体在报道该医院该人的时候,完全没有对事实加以甄别,或许这些背后的利益输送应该引起人们的关注。

舆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毁掉一个人,舆论可以杀人,舆论可以左右很多原本既定的决定,舆论甚至被某些心怀不轨的人作为牟利的工具。凡是参与到舆论的普通人,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舆论错了,谁该负责?

这是一个极大的命题。

另外,魏则西、陈仲伟事件确实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但是仅限于互联网舆论。就目前而言,很多平时不接触互联网的人,或者并不关心时政的人,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甚至和舆论暴风没有交集。倘若一个事件没有升级为大部分人关注,并长期关注的事件,即使它原本可能推动历史,也会因为舆论的转向而逐渐被人们遗忘,不会有任何变化,不会有好的制度被激发出来。这样的舆论,除了留下一滩狼藉和对当事人的深深伤害之后,对这个社会没有任何帮助,成为普通人的娱乐工具。

母亲节到了,请在社交网络上晒你和你的母亲的合照,把最幸福的晒出来,而不是仅仅发一些不痛不痒的文字,感叹一些毫无用处的哀伤!

×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
用户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