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社会新闻评论

刺案牵扯的心痛点

刺案已经开始消停,爆屏的情况已经消失,再过几天,大概就会草草了事。舆论向风一样,强烈的吹起一阵杂草,然后消失不见。所谓的事件推动社会进步,不可能在这种消费式热闹中建立起来。上期的雷洋案还未有一个满意的答复,如今这案,就能如何?

无论如何,刺案涉及的几个问题:

1. 什么是正当防卫

被入侵家门,软禁起来,实施侮辱和恐吓,这种情况下激情反抗算不算正当防卫?法院的解释是,对方并未使用工具的情况下,反抗方使用了刀具,这种情况不是正当防卫。那么条件应该再丰富一些,一群壮汉 vs. 三两个普通人。什么时候应该反抗?我想如果排除上面这种情况,唯一能够反抗的情况下,是当你是一群壮汉,对方是三两个普通人的时候,你可以反抗。什么是正当防卫,是当对方举刀向你刺来的瞬间,你迅速用刀将其刺倒。注意,你必须是在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对方刺向你时,你手上还没有刀,这种反制才可能算得上正当防卫吧。

2. 犯罪,法律是否可以容忍

对于普通人而言,当走到无可奈何,失去理智的时候,犯罪对他来说,是唯一的选择。很多人解释说激情杀人时,杀人者其实已经忘记了一切,但实际上,激情杀人的人,往往已经衡量清楚了要承担的责任。犯罪可以,但是你要负责。这可能就是哲学家所说:犯罪是最后的武器。犯罪的武器作用被忽略,是因为大多数犯罪本质是要以逃脱这种责任而实施犯罪。民不犯法,是因为相信法会惩恶。但法不惩恶,这种信任丧失,那民只能犯法。

3. 司法的正义和人性的卑劣

严肃冷漠的法典,毫无人情味的法律,从某种意义上,它保证了司法公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定罪的唯一条件,是证据。在法律面前,证据具有不可辩驳性。既然如此,对于证据的有利者和不利者,这其中的博弈带来的,可能是最无耻的交易。法律的公平,抹平不了人性的卑劣。普通人和坏人逍遥法外的几率并不等同,刺案中被辱者被判刑,无疑助长的,是坏人气焰,扼杀的,是普通人反抗的意愿。所谓的正当防卫,在这里就是摆设,而且羞辱的是司法本身。

4. 渎职?

有人说迟来的公安是渎职。该做而未做是渎职,何为该做,何为不该做,这无法界定。能够界定的,只有良知。长期的“要债可以,打人不行”的纵容,恶势力越来越嚣张。公安人缺乏正义感,每天上班8小时,和普通白领没什么区别,犯不着跟黑帮扯上关系。这根本算不上渎职。

5. 高利贷

高利贷作为民间放贷形式,一直处于灰色地带,得不到法律保护。法律之所以不保护,是因为高利贷超出正常的金融借贷利率,不是市场经济有效运行的形式。通过不保护来阻止人去放弃高利贷,显然是一种自断其舌的方式。一个社会能够有效运行,是要将任何形式都纳入法律的轨道,主动放弃对高利贷的保护,是主动提供灰色地带。既然是灰色地带,那么谁都可以参与,黑吃黑,公安下属机构参与也成为一种可能性。将其纳入法律体系,是保障借贷双方权利的唯一合理途径。

以上是我们在刺案事件中看到并应该反思的问题,如果一个事件一时激起千层浪,最后却冷冷收场,那么这个事件的价值没有出来,顶多也就算消费。消费的多,这个社会腐朽的快,坏掉的,是人心。

×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
用户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