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社会新闻评论

镇中学坠亡案背后的社会精神分裂症

泸县太伏镇是笔者的故乡,而它所经历的一切,与这个精分的网络社会原本没有任何关系,直到一起中学坠亡案的发生。坠亡本身就非常神秘,不同的平行世界里,坠亡总归会有一个深刻的故事。侦探小说里真凶总会现行,客观世界里总会有一封遗书讲述着悲情故事。但是这起坠亡,没有真凶,也没有遗书,只有死者家属撕心裂肺的痛,得不到一个交代,所以更加绝望。事情已经过去半月,我的微信群里还在转发着事件相关信息,当然,这些残存的关注,多半带有些张牙舞爪的神秘色彩,但整个网络里,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被白百合出轨所替代,似乎每次政治事件之后,都有明星出轨来收拾残局。

“文章倾社稷”,舆论这股政治力量

这两年微博上冒出一个新词,叫“舆论治国”,这个词的意思非常简单,就是“讽刺企图通过控制舆论导向来实现某些人的政治目的的现象”,说的好听点就是通过造谣扩大事件的恶劣性,说的不好听就是阴谋覆国。每一次政治事件,似乎都通过网络这个放大镜,将阳光的焦点集中在某一个人身上,然后点燃,整个社会为之疯狂。

有些跳出来冷静分析的人,大部分人根本不相信他们的言论,甚至咒骂他,人身攻击,人肉曝光,这和40年前没有太大的差异。

是什么让这种不信任和愤怒如此爆烈?难道真是的国外颠覆势力从中作祟?抑或是社会内部的矛盾到了无法缓和的阶段?我想,有一个词可以解释:精神分裂。

中国大部分的中轻年,不同程度的都患有这种症。最最最明显的一点,是越来越多的人无法轻松起来,几乎很少有人再把“有趣”当做一种乐趣,甚至他们都不需要乐趣。他们需要的,是房子、车子、妻子、儿子,他们在为自己的未来焦虑,完全忘记当下,他们在一场贫富对比的厮杀中败下阵来,将失败的怒气报复给社会。对于他们而言,是孤独的,特别是独自在大城市拼搏的年轻人,甚至“拼搏”这个词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超过现实的赞誉,他们完全是像蛆一样在城市里蠕动,因为他们没有办法,他们一不会在压力中自寻真正的乐趣(网络搞笑已经疲了),二不会提升自己打破阶层的束缚,他们想得过且过,却又不甘心。

不甘心,特别是曾经通过努力考上好大学,最终进入社会走上平凡岗位,朝九晚六,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的一群人。我听到过最刺耳的一句话是“好歹我也是正宗一本大学毕业的,凭什么他们连大学都没读过的比我工资高?”这种不公平背后是三四年青春时光的不公平。

对于年轻人而言,看到豪车会眼红,看到豪宅会眼红,看到美女会眼红,一般当一个人达到愤怒的时候,才会眼红,眼红了就不折手段。这种不折手段转化为网络上的小聪明加赤裸裸的暴戾,他们才不管对方是谁,因为他们隐藏着自己,肆无忌惮的将自己身上的刺射向任何人。

这看上去就是一群loser的无理取闹。不是!这是舆论!这和40年前没有什么不同。

那些迷彩车的拳头指向谁?

更为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当坠亡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立即封锁消息,在事件迅速发酵,酝酿成网络热议话题之后,出动武力,活生生把一起可能的意外死亡“案件”渲染成网络“热议事件”最终推向轰动全国的“群体性事件”。“群体性事件”这个词上一次听到,还是在乌坎,以及后来的医患事件中。事发后,政府快速调动周边城市特警,将小镇封锁,来往车辆需检查甚至禁止通行,据新华社一篇发文称,记者也被禁止进入,后来该记者是绕行小路才进入小镇。在社交媒体上的视频里,军车塞满原本不宽的公路,拍摄视频的人操着浓浓的川音说“要开干咯”……

看过电影《消失的爱人》的话,对里面警方的处理应该还非常清晰,警察尽心尽力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双亲抱在一起哭,这就是对一起事件的简单处理。但是在中国如今的社会,这种处理即使把“尽心尽力”这四个字作为新闻头条,都不太可能平复一个人的心情。对于丧失亲人的人而言,这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是要招天打雷劈的大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更何况,已经没有人相信,官方的处理配得上“尽心尽力”这四个字。所以,丧失公信力之后的官员向群众喊话时,毫不客气被骂SB,一个普通人根本不吃这套,更何况在这个网络语盛行的时代。

真相到底重不重要?不重要。重要的,是知情权!官员上任的第一天,就应该将这项权利赋予人民,只有行走在阳光之下,才配得上任何赞誉。知情权不是要知道结果,恰恰相反,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知情权是要知道过程。而媒体则是知情权的重要支柱,再说一次,真相到底重不重要!不重要。重要的,是知情权!而如果媒体这一支柱被压制,那么整个民和官之间的桥梁就断了,官说了算的时代,和依法治国、民主富强都没有关系,剩下的,就是电影《疯狂的麦克斯》里的混乱不堪。

下一代怎么治国?

经历了三代领导核心之后,中国人可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无论是教育还是商业的成功,普通人如何能够参与治国?以往很多人认为,教育是国之未来。但是30年过去之后,特别是近10年来,教育已经快到倒闭的边缘,无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它更像是“义务产业”,而非教育。所谓“义务产业”,和劳改有些类似,你必须参与,没有自由意志的选择。当然,有些人并不履行自己的义务,却突然发现,多年以后竟然占了便宜,这真是对这项义务的最大讽刺。我们不断的问自己:读书到底有什么用?

其实答案都在心里,只是现实太过残酷,所以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笃信过的一切。

大学的教育已经算不上教育,而应该称“学艺”,中小学教育才是真的教育,只可惜多少学校像香港学校一样,以自己的学生为荣?我记得母校曾经有这样的口号,“今天你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你为荣”,意思是说,现在你必须乖乖听学校给你规定的一切一切,以后你发达了,不管是不是因为你个人的努力,这些成功都得归因于学校。我倒是觉得反过来,“今天母校以你为荣,明天你以母校为荣”更让人觉得温暖和人性。就是这么简单的意识形态,区分的是未来一个学生是治国还是被治。

教育的另一个重要事情,是让学生懂得“爱”。爱这件事听上去好简单,脱光衣服滚滚床单就可以了。但是真正的爱岂是这么粗俗,《爱的教育》这本世界名著写过那么多故事,却早没多少人还读这些给自己的孩子听。一个人从小接触的是爱,那他长大就会传递爱;一个人从小接触溺爱,那他长大就会无限制所要爱;如果一个人从小接触恨,那他长大就会暴戾;如果一个人从小接触暴戾,那他长大就会暴力。在一个不平静的学校,发生了一起坠亡事故,在学生的眼皮子底下,人群翻滚,警力彪悍,校方遣散学生回家,过了几天,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太伏中学和太伏小学只有一墙之隔,真的只有一墙之隔!多少年以后,这届学生会回忆起这件事,他们会把它当做是一种常态,当做是茶饭后的谈资,说起来还要在加上一点自己的事迹作为渲染,而他的事迹,多半和自己逞能耍混有关……哪怕是一次全校的默哀活动也好,哪怕是一次集体的祝福也好,当学生肉体坠地的那一瞬间,早已决定了未来这个国家的治理方式。

疼痛,是治疗精分的最好良药

《搏击俱乐部》很好的阐释了精神分裂的破坏性,影片结尾的镜头是男主和女主隔着玻璃看成片的大楼被爆破。这个社会里的人,精神分裂不是一两天了,一个懦弱、逃避的自己,和一个放荡、暴戾的自己在不停的挣扎。有一段时间,是个男的都要说自己是同性恋或者娘炮,他们毫无顾忌的在网络上卖弄风骚,但过了两年,他们就不再发类似的东西,开始被催婚,开始为了车子房子郁郁寡欢,他们以为自己在奋斗,其实只是在为追逐够不到的物质条件消磨时光。你很难说清楚那一个是真实的他,你告诉他“去追逐自由吧”,他跟你谈现实,你告诉他“任命吧,做一辈子普通人”,他反驳你梦想还是要有说不定会实现……

如果一个社会都换上精分,你怎么区分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哪一个是你在面对?

×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
用户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