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社会新闻评论

微信的“陷阱”:平台资本主义的反思

微信作为一个资本的庞然大物,其发展和盈利模式,是以资本驱动的流量、与各大银行合作的微信金融体系、第三方合作商、“近亲”公司的产品推广等为特征的资本运作为主要形式。虽是商业产品,但巨大的用户量,以及长期形成的软设备依赖,微信已然不能简单作为商业公司的独立服务而存在,而应适时反思其作为社会公共基础服务的社会属性。社会新媒体作为中国最主要的信息传播渠道之一,微信这种平台资本主义倾向值得深刻反思。

1 利益裹挟下的正义缺位

微信产品虽然用户量巨大,却对用户完全免费,价格与成本不符,背后的逻辑是以资本为基础的“免费”商业模式玩法。但凡平台用户增长到一定程度,就将积聚整个互联网的注意力,这种注意力除了来自用户的热情,也包括资本的冲动。资本总是趋利的,当资方压力越来越大时,平台不可能抵抗得住盈利的诱惑。2013年微信用户增长率曾惊达379%,在资本的推力下,2014年上线支付功能,并以此扩展开以微信为核心的消费场景,包括游戏、广告、公众平台、商城、优惠券、打车、金融等盈利业务。

商业公司的商业行为原本无可厚非,然而凭借平台的强势而忽略用户随意修改服务政策,强制用户使用未必需要的新功能,对于已然成为社会基础平台的微信而言,逐利过度是对手中权力的赤裸挥霍。2016年2月,朋友圈广告正式开始投放的行为未曾获得用户任何许可,通过绑定银行卡、定位、游戏、优惠券、滴滴打车等收集用户个人隐私信息,定时定点精准对用户投放合作商的推广内容,用户的隐私在其平台上摇身一变,成为转化率更高的商业资源,即使用户有所察觉,也无力与之对抗。

用户不仅成为了微信与广告商交易的潜式商品,同时也变成了微信“网络劳工”。公众号作为其主打功能之一,是平台上内容的主要承载体,用户不断为微信创作内容,并成为内容传播的参与者。内容及其版权的收益为微信创造了更为可观的利益潜力,但《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协议》(http://ow.ly/W04l30a8Nap)规定,“腾讯可能会对微信公众帐号的昵称、头像、认证信息、公开群发信息等公开非保密内容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使用”,且不论这种“范围”是否合理,创作者作为内容生产者并不能由此而获得直接收入,不仅没有能力对自己的版权收益提出要求,而且为了保持自己在平台上的影响力,不得不依附于平台。久之,原本合作共赢的关系,逐渐偏衡,以至于用户无法察觉自己权利的丢失,公平亦无处可以申辩。

2 观念误导下的权利失衡

拥有近中国1/2人口、近世界1/8人口的用户量,微信有意无意地控制互联网信息的传播渠道,以其商业的价值观,引导着广大网民,特别是以手机上网为主的信息中下阶层人士的消费观、价值观。

社会对一款产品的严重依赖,体现出社会本身存在的问题。卢卡其(1922)的“物化”思想认为,物化指一个人的活动变成了与他自己相疏远的东西,变成附属于社会自然规律的人类以外的客观商品;人们对自己所创造的商品顶礼膜拜,使自己受制于物。用户在微信上的活动是一种消费行为,用户已然成为微信的一部分,并不断加深自己与微信的关系,而不知自身已经成为微信的一部分,甚至是其用以图利的最要部分,某种程度上微信已将用户符号化和物化了。

普通人对微信的依赖程度已经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有人将手机比作人体的器官,而微信则是“第二颗心脏”。一旦依赖产生,崇拜心理就会随之泛滥,对是非的分辨随着环境的封闭更加执拗。被微信朋友圈儿洗脑的人大有人在,为了炫耀吃、穿、住、行而诞生的不同形式的“文体”,为了吸睛不惜牺牲客观正义的“标题党”,为了刷流量寻刺激不惜违背道德的性暗示内容,这些堆砌朋友圈儿的错误观念引导着不同阶层的人士,逐渐远离现实,放弃自主思考的权利,人云亦云。

在疯狂的人际关系中,用户逐渐失去了自己思辨的能力,甚至失去了寻求真理的权利。这不能完全归咎于微信这款产品,它毕竟只是平台。然而,作为平台方如何在观念的引导中做到私利与公益的平衡,如何让客观与真理得以最终呈现在所有人面前,如何遵循开放、共享、自由、平等的互联网精神,为社会正义做出应有的回应?对于平台资本主义的微信而言,这些尚未有反思的迹象。

3 生态垄断下的创新断层

凭借其巨大的用户基数,微信生态链中的任意一款产品都可以绞杀其他厂商的产品。以微信金融信贷产品为例,只需在公众号文章末的推广区域中增加曝光,自家的信贷产品就迅速超过其余互联网金融创业产品。这种所谓“产业链布局”的谎言下,隐藏的是资本对市场任何盈利机会的不放过。这种疯狂的逐利行为,让原本有机会成为新兴市场的角逐者,很快在资金面前陷入劣势。

创业者在面对微信巨大的资金、资源、人才、技术优势时,不得不衡量自己在各个方面的劣势。任何一款产品,一旦被资本嗅探,便容易带来一场资本的角逐竞赛。微信以兼并、收购、入股等形式涉猎团购、外卖、打车、商城等领域。在强大的对手面前,如果创业产品不能保证唯一性特色,那么等待项目的,往往是用户的流失,黯淡收场。对于创新者而言,看到眼前的巨无霸,热情也会削减七分。

有人指出,微信也提供了创新的机遇,例如公众号、小程序,然而,这种机遇实际是一种依附关系,而非平等的合作关系。创新,是以平等的机会为前提的,一旦环境中出现公平失衡,那么随即而来的是资源的倾斜,最终少数得利。以微信为代表的平台资本主义长此以往参与到创新的竞争中,势必带来的,是一家独大和满盘皆伤。而肩负未来发展的罪责,平台资本主义是否已经开始去反思自己的问题?

小结

微信作为拥有极量用户的平台,其平台资本主义倾向严重,不仅存在着侵犯用户权利、错误价值观引导、阻碍创新等问题,而且作为社会群体所依赖的日常生活必需品,其社会责任的承担力也让人担忧。平台资本主义对不同领域的渗透,是否会给社会发展带来长远的负面影响,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参考文献:

Chen, Y., Mao, Z., & Qiu, J. L. (forthcoming). Super sticky: WeChat and Chinese society. Bingley, UK: Emerald.

Ruan, L., Knockel, J., Ng, J., & Crete-Nishihata, M. (2016). One app, two systems:     How WeChat uses one censorship policy in China and another internationally. Toronto: Citizen Lab, University of Toronto.

Simon, P. (2011). The age of the platform: How amazon, apple, facebook and google have redefined business. Las Vegas, NE: Motion Publishing LLC.

×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
用户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