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社会新闻评论

纵恶的小黄车

谈到“黄”,多和“萌”联系在一起,小黄人,大黄鸭……ofo试图将自己的品牌形象于“小黄车”画上等号,以示自己在单车领域的绝对地位,而同等的摩拜,至今没有找到一个形象定位,陷于之前的“涉嫌动用押金”而至今不能与ofo来一场正面的交锋,在烧钱这件事上,补贴不像之前打车般疯狂,单车本身带来的成本似乎成了两家公司的死穴。

一个外人,看江湖,总是惊叹于江湖的险恶和高人的翻江倒海。外人始终是外人,不能忘记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的权利和责任。作为创业公司,ofo向我们展现了创业大潮几年来越见明显的破坏力,社会文明在一场又一场创新的资本战争中,破坏殆尽,留下的,是不可弥补的未来。

资本逐利,人心叵测。创业者重要的,是融资和出名,泡沫很快就来了,但是泡沫炸灭的,不是那些已经原始积累的人,而是千疮百孔社会里的普通人。

我经常思考,创业是什么?几年来创业已经成为一种职业,创业者们已经总结出了创业职场中的十八班经验潜规则。总结起来,今天的创业可以概况为两点:1.以产品为噱头的融资赌局;2.以社会为代价的商业试错。马云之流为商业歌功颂德时,他是真心的认为商业是社会前进的动力。然而在当下的商业社会里,问题不在于前进,而在于往什么方向前进,一旦社会准绳破灭,新秩序尚未建立,那么时代就进入一个灰色地带,恶从中生。

在小黄车身上,我正看到这种恶,以及ofo公司纵恶而无所作为。

眼里没有公权力

从第一辆ofo投放市场那一刻,普通人出让的公权力就被打破。这个社会,物质上由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构成,只有普通人让出公权力,使得公共空间可以为任何人使用时,并且大家从中得益,才是好的模式。问题在于,任何时代据公为私的冲动从未消散过。最大的恶,莫过于夏启“家天下”,把普天之下作为个人私产。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这种冲动从未消散。

大量的共享单车拥塞道路,纳税人还要按时间支付租金。公共空间资源紧缺,即使是道路,也是由纳税人的钱一分一毫堆积起来,共享单车公司们未曾开辟过一寸公共空间,却需要政府出动资源为其划出停车区,否则根本不予管理。从这个层面上讲,共享单车和被城管追赶的小摊小贩有什么区别?哪里来的特权,可以大摇大摆占用公共空间?如果不是政府出面,这种放飞的权利侵犯要到何时才会自我约束?难道如今的创业公司,都是纳税人和政府养出来的?如果是创业,是一种智力活动,那么在公民权利的维系上,需要更多的智力。这种智商税,共享单车公司们交不起。

一个创业公司,对于商业本身而言,无非是资本逐利的循环往复。今朝的峥嵘,或许过不了明天就灰飞烟灭。问题是,谁来收拾烂摊子?如果明天ofo宣布破产倒闭,关门大吉,市场上数以千万计的小黄车谁来收拾?难道真的人手一辆送了?我听说创业公司很难熬过5年。

[补充] 看到一段介绍日本公司开发的自行车停车装置的视频,以为可以作为借鉴。

让罪恶的人再飞一会儿

有一口鱼塘上插了一块牌子,写着“禁止垂钓,罚款50”。这种粗俗却伟大的发明宣告了一件事“私产神圣不可侵犯”。即使山村野夫也用自己的行为,传播着人类社会最基本的道理,即“侵犯他人,必受天谴”。

但现在“天”已经不管人间的事了,已经没人信“天”了,甚至没人察觉还有“天”在。这个社会太过随意,小黄车也好,摩拜单车也好,乱停、刮涂、私占、暴扔,一辆单车就好像一张垃圾一样如草介。然而垃圾似乎还不会随便乱丢。

ofo日复一日的派人修车、数车、查锁,至今没有一人因为偷、损行为受到惩罚。ofo的准绳或许是没有准绳,对于ofo而言,偷也好,损坏也好,乱丢也好,都无所谓,因为小黄车就算上了私锁,丢到草丛里,被五马分尸,还是小黄车,只要有车在,品牌就在,品牌在,资本就在。

为什么遭殃的以小黄车居多,而其他几个共享单车没有那么严重,或者从比例上讲,也有那么严重,但是没给人印象深刻。说到底,是一个量的问题。别人10台车,小黄车100台来抵,要占就要霸占,路边停车位50%是黄色,30%银色,剩下红橙黄绿青蓝紫,各自玩儿。这一眼过去,两家共享单车已经雄鼎天下了。

难道你以为ofo真的需要靠每人1元起的租金盈利?投放1年来,如果不是中间融资成功,或许ofo早就停止投放新车了。一轮一轮的资本进来,对于车而言,早就成为赌注,赌注难道需要在乎是被安好的停放还是被混乱的摆置?赌注就是赌注。

无论是ofo公司也好,还是资本方也好,所有的风险大多来自“何时出网约自行车新规”。这个“时”一旦确定,就是这场游戏结束的时候,也就是赌注失去意义的时候。政府很无辜,像是膝盖被射中箭一样无奈,这个“新规”出,会导致市面上上千万的自行车管理问题,不出市场混乱。现在的创业和资本,喜欢给政府出难题。

倘若还有一种正义存在,那么从一开始,到整个过程,和丑恶斗争就应该一直继续。创业是什么?大家都说创业是要改变世界。我想这里面蕴含的意思是“让世界更美好”,而不是纵容丑恶行径恣意妄为。无论是ofo,还是共享单车背后的资本们,眼洞里除了这场游戏,也看到了这些问题,但是他们选择的,是将丑恶忽略,美其名曰“交给时间”。这种恶,比被纵之恶还要恶毒。

×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
用户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
找回密码

 

注册